1. 梦见女人头发带假发

                                                                                  2019年03月12日 17:05

                                                                                  编辑:

                                                                                    我扶着老太摇摇欲坠的身子,她颤抖着,“不……不可能,他已经去了好些年了……怎么可能……你不是……”老太用求救眼神看向了神人,“他不是他,对不对?对不对?”

                                                                                    我急忙一边问小兰子,“镇上医院的电话是多少?”一边拿出电话准备打急救电话。“镇上没有医院,只有一间小诊所。”小兰子快要急哭了,“那电话多少!”没想到这个偏远的小镇连一个象样的医院也没有,我大声地冲着小兰子吼了起来,小诊所能救回老太吗?“2334455。”慌乱的小兰子被我一吼,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我没有心情安抚她,一边留意着电话的嘟嘟声,一边吩咐她赶紧找人来,最好把医生带来,因为我也不知道老太现在的情况还能不能随便移动。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3),吉。

                                                                                    损卦:获得俘虏,大吉大利,没有灾祸,如意的占问。有利于出行。有人送来两盆食物,可以用来宴享。

                                                                                    六三:来到坎坑,坎坑又险又深。陷入重坑之中,非常不利。

                                                                                    九五:大蹇,朋来(7) 。

                                                                                    “爷爷说槐树性阴,百年以上的老槐树更是至阴之木,这样的树才能使祭魂祈愿阵起作用。”冯伦的话证实了我没记错,却也带来新的疑惑。

                                                                                    “不相信什么?”神人的眼神此刻是那么的犀利,就像他想把我的心挖出来审视一样,“不相信流光和你一模一样?还是不相信流光就是你?”

                                                                                    初六:鼎颠趾(2),利出否民得妾以其子,无咎。

                                                                                    神人在一旁阴沉着脸,死死地盯着我和小兰子,我俩尴尬地对望着。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们不该在这里,这应该是他们冯家的秘密吧,神人的儿子冯伦居然是冯老太的儿子,那神人和冯老太又会是什么关系呢?

                                                                                    

                                                                                    九三;鸿雁走上陆地,丈夫出征没回来,妻子怀孕而流产。凶 险。有利于抵御敌寇。

                                                                                  【读解】

                                                                                    是的,我曾经感受过这种气息,这是一种人之将死的气息。只要是经历过一次、感受过一次,无论你多大,你都将永远不会遗忘它!它就犹如附骨之蛆一样,潜伏在你灵魂最深处的恐惧里。那个时候我也才六岁而已,可是它依然没有放过我,成为我挥之不去的梦魇。而带给我这种恐惧经历的不是别人,是我最爱的妈妈——至今,我也不喜欢红色,尤其是大面积的红色,那刺眼的红就像当年她流了一浴缸的鲜血,在红色的衬托下,她的脸色青白的就像现在我眼中的老太一样!

                                                                                  【注释】

                                                                                    “还好吧,反正我是经常去。”小兰子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妈妈好象不愿意靠近小楼?”

                                                                                    

                                                                                  下一篇( 丰(卦五十五) ——经商漂泊的遭际)

                                                                                    

                                                                                    神人点点头,“果然是有缘人。世上看过这幅画,能得出一个‘命’字的人,不多啊…”话还没说话,小兰子又抢着说话了,“冯爷爷,你老屋门前留的字条就是给有缘人的,难道这个有缘人就是雨姐姐?”

                                                                                    

                                                                                    听着老太的话,一种酸酸的感觉冲上我的鼻子,这些话就和我去世的奶奶经常说的一样,我知道我的眼睛肯定红了,因为眼前看到的事物都有点模糊了。“奶奶。”我一个冲动趴在老太的腿上不好意思抬头看她。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