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鸡飞起来

                                                                                  2019年01月11日 22:49

                                                                                  编辑:

                                                                                    “肖叔。”夏浔脸上露出了笑容,对这个忠诚、本份的老家人,他的敬意是发自内心的。

                                                                                    李景隆在徐州望穿秋水,没等来黄子澄的妙计,却等来一道圣旨,只得凄凄惶惶回到京师,此时战败消息已传遍朝野,弹劾的奏章雪片一般飞到了朱允炆的御书案上。

                                                                                    片刻之后,夏浔和郑和从房间里悠然踱了出来,两个人好象刚刚用完早餐,夏浔手里还拿着一条洁白的丝巾,轻轻擦拭着嘴角,走出院门的时候,才慢条斯理地塞回袖筒。

                                                                                    “停下,停下!”

                                                                                    玛固尔浑的人一走,少御使便对夏浔道:“那些偷窃族人财物的窃贼,部堂理会他们作甚,由着他们族中长老处治便是了,为了替他们开脱,还得招募他们去修建烽燧关隘,这些事叫当地戍守的将士们去做就成了嘛,转与他们,又是一笔开销啊!”

                                                                                    “啊?”

                                                                                    其实燕王要来南京祭拜孝陵的消息,早就轰动京师了。

                                                                                    夏浔端坐马上,如泥胎木塑一般,一脸无辜。

                                                                                    一天……

                                                                                    谢雨霏嗔了她一眼道:“哟,你可真会打算,拿我当你们家摇钱树啦?”

                                                                                    ※※※※※※※※※※※※※

                                                                                  第387章 预谋

                                                                                    夏浔站在廊下等着,那家仆匆匆赶去禀报了。

                                                                                    高贤宁见他真心为自己着急,不禁有些感动,便对他们道:“纪兄,你不要以为,我是为了什么伦理纲常而坚不低头,其实对这一点,我已经看透了,在我心里,建文帝才是正朔,所以我要为建文帝效力。如今,建文帝已经驾崩,再要坚持,已经毫无意义,难道置天下黎民百姓于不顾,只为坚持而坚持么?”

                                                                                    谢雨霏有些诧异,但她脑瓜何等灵活,立即反应过来,忍不住轻呼一声:“呀,你是说……?”

                                                                                    “先审许浒!”

                                                                                    朱棣何尝不知此一去凶多吉少,可是思量许久,他也只有这一个办法可行了,不让皇帝明白自己并无反意,皇上这口刀早晚还是要落下来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躲在北平就能捱过这一刀么?要说危险,在北平亦或在南京又有什么区别?

                                                                                    “呃……”夏浔从善如流,立即改口道:“我山东民风,向来豪放不羁、意气干云……”

                                                                                  傍晚,他们赶到了卸石棚寨。

                                                                                    与他同席的是副都御使吴有道、御史尹昌隆、黄真,这都是都察院的人,当然不能离顶头上司远了,此外许浒、任聚鹰、王宇侠。陈瑛坐在这一席的主位,右手边坐着一个俊雅温柔如处子的白袍年轻人,那是锦衣卫南镇抚刘玉珏,而他左手边暂时空着。

                                                                                    于是,在他们的坚定支持下,原本因为两番大败羞得大门都不敢出的李景隆们们升起,突然就由一个赳赳武夫变成了一颗政坛新星,

                                                                                    很快,一封由铁铉亲自执笔,诸位高级官员署名的乞降书就由城头射下,落入燕军营中。

                                                                                    冯西辉目泛凶光,冷冷地道:“你为何自作聪明,献什么‘拈阄射利’之计?却不直接说出我教你的三个办法?”

                                                                                    彭子期更加愤怒,冷冷地道:“聘则为妻奔为妾,你一个读书人,连这规矩都不懂吗?你……你做出这样的事来,想让我妹子今后如何自处?”

                                                                                    谢雨霏一见夏浔便露出惊喜神色,这时听到他这么说,也不知是真害羞还是假害羞,总之好女孩儿应该矜持些的,她便往惜竹夫人身边靠了靠,羞答答地低了头不吱声。

                                                                                   

                                                                                    夏浔移目望去,就看到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半站在阳光下,一身白衣,宛若玉郎。

                                                                                    冯检校看着那白麻的敛布慢慢遮住张十三大睁的双眼,心中暗凛:“好犀利好准确的杀人手法。杨文轩是这样死的,张十三又是这样死的,杨文轩倒也罢了,他的拳脚功夫有限的很,可张十三一身武功还算不错,虽在措手不及又兼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可如此容易被人杀掉,这刺客的身手也算是相当了得了。”

                                                                                    铁铉哪知他二人另有恩怨,闻言不禁失笑:“国公过虑了,杨旭孤身一人赶赴杭州府,就算没有查到什么消息,也属寻常事,就算受到国公训责,又何至于一走了之?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能跑到哪儿去?”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