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见死不救

                                                                                  2019年01月11日 21:42

                                                                                  编辑:

                                                                                    “奶奶的,在老婆的娘家偷老婆,这叫什么事儿!”

                                                                                   

                                                                                    想到这里,夏浔提缰便向大驯象门赶去,刚刚走出几步,就看见前边一匹白马横在路口,马上端坐一个美少年,穿一袭白袍,头系公子巾,唇红齿白,丰神如玉。他双手握缰,头微微低着,一双魅力十足的明眸正带着些挑衅的神彩睨着他。

                                                                                   

                                                                                   

                                                                                    一则,他没有有力的借口阻止对方的行动,二来,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在他的记忆中,贴木儿那个跛子大帝是在东征的路上病死的,他的帝国,完全依靠他强犬的个人魅力而存在,他一死,立即分崩离析,帝国忙着内斗争权,对大明已经完全不构成威胁。有了这个原因,他还在意阿都尔沙等人的小小伎俩么?

                                                                                    

                                                                                    夏浔微微一笑,按膝站了起来,祖阿连忙起身制止:“国公留步,这件事,我们还耳以好好商量一下。”

                                                                                   

                                                                                    “嚷什么,嚷什么。”

                                                                                    丘福担心地道:“洛宇、纪文贺一军将领,官职不低呀。尤其是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们已是关键人物,若骤然暴死,岂不令人生疑?”

                                                                                    那英俊书生轻轻退了两步,背负双手,淡淡地道:“要活的!”

                                                                                    夏浔没好气地把他拉开,顺手捡起半块砖头,冷笑道:“武功再好,一砖撂倒,你看我的。”

                                                                                    “今儿起个大早,一会儿要上街去。”

                                                                                    茗儿很认真地道:“我没开玩笑呀,我真没钱。”

                                                                                   

                                                                                   

                                                                                    夏浔回到济南后,提刑按察使司的曹大人果然没有毁诺,依照前约,替刘氏父子开脱,但是刘家涉及的是白莲教匪谋逆大案,虽然刘家是否知道王一元的真正身份,其罪过大小也有轻重之分,却不能不做处罚的,王一元的表兄做为窝藏钦犯的直接责任人,被充军发配了,而刘家父子虽然以将功赎罪的名义得以开释,也被罚没了大半家产,刘家元气大伤。

                                                                                    有人想一死报建文,他的家人或许也有抱着同一态度的,但这毕竟是少数,大部分宗族亲人却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那呼喊声震耳欲聋,好象监狱里发生了暴动似的,每一声都在撼动着一些本来还意志坚定的人的心。

                                                                                    齐王、周王自己离不开封国,也都派了王子赶来祝贺,宁王的儿子还小,便派了王府大管事,携贺礼前来。几位皇子应该算是娘家人典鸡一方面他们与夏浔又算君与臣的关系,所以也一个不掰瞪型都来了。成国公朱能也是一样,既是女方媒人,又是朝中同僚,所以也赶来恭杂

                                                                                   

                                                                                   

                                                                                    当今皇帝受方孝孺影响,是排斥佛教的,这些读书人是儒家学徒,讲的更是“子不语怪力乱神”对夏诗这一套质问更是频频点头”甚至有人高声叫好,岛津光夫急了,眼巴巴地看着新右卫门,希望他能反驳夏浔的话。

                                                                                    夏浔摇摇头道:“一言难尽,唐大哥知道我的为人,总之,不会伤天害理就是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