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辽宁算命厉害的师傅

  “这丫头,一大早的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老太一边唠叨一边摇头。

  始卦:女子受伤,不利于娶女。

  “住冯老太家……二楼,”他意味深长得说着,“你太客气了,是我们家小兰太缠人,估计你还没好好欣赏我们这里的风景吧。”

第七章 流光流光(一)

  

  上六:昼夜不停地发展,有利于不停发展的占问。

  初九:脚趾受了伤。出行,凶险。有所收获。

  

  “你们鞋上有青苔印,身上有树林里果子的味道。我住了那么多年,自然知道。”哈哈,看来这神人挺实在的,也不吹嘘是自己看面相看出来的。不过通过这,倒让我佩服起神人的观察敏锐,思维活跃。

  

  

  我们三人在天井坐下后,小兰子却主动说出了我们偶遇神人的事和神人的故事,要求老太给补充证实。这倒省了我开口。看了看一脸明白的老太,我心里不由得暗自猜测起来:这小镇就那么大点,老太和神人肯定是旧识!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仅是上一辈,而且连他们这一辈的也相互抵触起来了呢?

  没想到老太倒是说话了,“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不让小兰说关于那个神人的事吧。”也不拐弯抹角,老人家总是那么直接,也不管别人心理承受力怎么样。她又接着说,“你们一会儿出去找神人也好,找香草也好,都要小心,天不怎么好了。”

  

  上九:王用出征,有嘉折首(11),获匪其丑(12)。无咎。

【注释】

  兰叔微笑着,转身朝厨房方向走去。我和小兰子目送他离开后,打开锁上的大门,来到了街上。“雨姐姐,我们去找神人吧。”在我说出打算前,小兰子抢先把我想到的话说了出来。我笑了起来,“没想到我们才认识没几天,居然那么有默契。你和我想到一处了。”

  小兰子看不下去了,拉了拉兰婶的衣袖,“妈,你等婆婆下楼了再说吧,这样喊着说话多费精神。”中气十足的兰婶这才鸣金收兵,“老太,下楼来吧。我陪您唠唠嗑。”

  

  “不。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像是知道我在想什么,神人转身看着画,“父亲教会我很多东西。也因为我,他老人家奇迹地多活了十多年。”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