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流浪狗走了

                                                                                  2019年03月12日 17:13

                                                                                  编辑:

                                                                                    

                                                                                    那是一个小巧的独门庭院,四周的围墙爬满了爬山虎,看上去一派绿意昂然,给人减轻了几分夏天的炙热感觉。爬山虎几乎把围墙都挡住了,只留下一、两处透出的隐约的青白墙面。漆黑的大门上有两个铁门环,门环的底座有点磨损,但是还是能分辨出是由蝙蝠环绕着狮子头的图案。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清幽的住所,却养育出了这么一个精灵古怪的小丫头来。

                                                                                    六五:鼎耳和鼎盖横杠都用铜制成。吉利的占问。

                                                                                    “小兰子,他什么意思?”

                                                                                    仗着我在高高的墙上,这个时候的我一点也不怕他了,即使他一身血红,“找到没用,要捉到才算。”吐了吐舌头,我做了个恶心的鬼脸。屋外的小兰子也听到了狗子的声音,“雨姐姐,快下来……”

                                                                                    

                                                                                    我看了看神人,没说什么准备走出秘室,在转身离开时,却发现在那张缩小的床上似乎有两个像是人形的阴影!我一下子僵住了,不敢走近看个清楚,却又忍不住打望着。

                                                                                  第七章 流光流光(一)

                                                                                  【读解】

                                                                                    他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盖子就往我嘴里滴了一滴流质的东西。那东西像中药一样苦涩,我无法制止它的进入,顺着喉流入了食道……我气极了,真想给他一巴掌,居然卑鄙地给我下药!

                                                                                    “怎么会找不到?我们之前来的时候明明看到狗子……”我说着说着,突然想起狗子抱着那孩子的小小人头来找我和小兰子,最后看到的时候应该……“对了,应该在这里。”我指着厨房外那块小小的院落,那时狗子为了抓住我的脚,一定是把人头给掉在地上了。

                                                                                    六二:行到市场,怀揣钱财,买来奴隶,占得吉兆。

                                                                                    我惊讶于人们怪异地搜寻居然是为了五香粉,暗自为已经被扭曲的人们捏了一把汗,这个小镇今后会走上一条什么样的道路呢?

                                                                                    

                                                                                    

                                                                                    兰叔和兰婶看了对方一眼,迟疑了,终于还是兰婶开口说了出来,“神人要我们……要我们去把五香粉铺烧了。”

                                                                                    踮着脚尖,小心翼翼地绕过地上的血,我们手牵手来到院子的另一头。每个房间的门口都有血,于是我们只好一间一间地推开查看。推开第一个房间的门一看,里面的东西能砸的都砸了,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疑似人的部分。于是接着推开了第二间、第三间……每一个房间都和第一间一样。一丝希望在我们的眼睛中透漏了出来,也许他们母子还活着。

                                                                                    一旁的冯叔和冯婶不住地点头,为神人的话作证。狗子的父亲见众人都相信了神人,虽然他是一万个不相信,但因为死无对证,也不得不作罢。毕竟,神人家死了两口人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我连忙走出那个房间,和小兰子一起站在走廊边,“我看到她在笑……”指着冯伦老婆的头,我希望小兰子会否认我的说辞,甚至希望那只是我的幻觉,不然一个头,只有一个头,怎么能笑得出来?

                                                                                    (艮下坤上)谦①:亨。君子有终(2)。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