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自己右手掉了肉出血

                                                                                  2019年03月12日 17:13

                                                                                  编辑:

                                                                                    

                                                                                    

                                                                                  【注释】

                                                                                  “不管你是不是她,你们长的一样是事实。”冯伦并没有像老太他们那样要我承认什么,但是没想到他后面的话才真正让我感到了彻骨的寒意,“流光陪着冯世尊,那么你……”他直直

                                                                                    

                                                                                    九四:丰其故,日中见斗。遇其夷(15)。吉。

                                                                                    逃避中,狗子那抽搐的手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一直以为他把双手放进了锅里煮,现在才看清楚,他的一只手仅靠一些皮肉维系在肢体上,骨头明显已经被砍断,而另一只手则握着那只断手。难道说……他把自己的一只手砍下来,再放进锅里煮?只有这样,地上才会有那么大一滩新鲜的血。而且,失血那么多,狗子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哈哈。”我故意夸张地笑出了声音,“你是我的开心果啊,没你在我怎么高兴得起来?”看了看她,一定要转移这个尴尬的话题,“对了,小兰子,你妈经常去冯奶奶家吗?”我想起了她妈妈不靠近小楼的举动,现在刚好可以用来转移话题。

                                                                                    

                                                                                    我没有足够的勇气去探查具体情况和其他地方,小兰子也不敢。地上那么多血,就算没当场死亡,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

                                                                                    不过,这些都是我在那电光火石之间的思绪,我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最虚弱,相对,也是我逃跑的好时机。于是我做出了决定——现在,走!

                                                                                    九四:可贞,无咎。

                                                                                    誓师时的群情激愤昂扬,祭祀时的庄严肃穆,出征时的整齐威武,伏击时的紧张刺激,攻坚时的艰难顽强,被围时的绝望挣扎,获胜时的欣喜若狂,祝捷时的皆大欢喜,加上铿锵作响的兵 器碰撞声,人喊马叫声,哭声骂声笑声,全都历历在目,声声在耳。

                                                                                    

                                                                                  【译文】

                                                                                    “如果爷爷不是后悔终生,他不会把这一切写下来,告诉我。”冯伦看出我的不相信,解释着,“爷爷临终时,我也只是个小娃娃,可是他老人家依然信任我,把他写的东西交给我,要我起誓有能力了,一定要完成他的遗愿。”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