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自己怀孕生了个男孩儿

                                                                                  2019年03月12日 17:25

                                                                                  编辑:

                                                                                    “什么不传秘方,别听她瞎说。馅料除了红豆、莲蓉以外,还加了一种我们后山产的香草。”老太一点也不保留地就把配料告诉了我。

                                                                                  【注释】

                                                                                    

                                                                                    可恶,又是这类含糊不清的话,我拉着小兰子说了一句,“后会有期!”就冲出了神人的家。

                                                                                    沉默,还是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了一丝凉意。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过了,时间在发呆和沉默中过去得格外不起眼。维持着这样的姿势近两个小时了,也许是无比的自然和放松,居然没有觉得哪里酸痛。

                                                                                    我也不推辞,拿起一袋就闻了起来。我知道五香粉是由肉桂、八角、丁香、花椒、茴香等超过五种的香料晒干或烘干后磨成细粉,再按一定的比例调和而成的。只不过根据地方习惯的不同,有些地方的五香粉里还加有干姜、豆蔻、甘草、胡椒、陈皮、砂仁、白芷等香料。

                                                                                    “但是你必须相信我说的话。”神人斩钉截铁的话让我很是反感,讨厌谁说什么一定、必须。这个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几件事是那么肯定无误、坚定不移的?更何况说过就会消失无凭证的话?不置可否,我不想附和自己不确定的事情。

                                                                                    “等等!”我有点着急了,伸手阻止他的行动,头是多么重要,怎么能乱扎呢?“你不能乱扎头啊。”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一点医学常识,不知道头部有一个穴位可以刺激人的大脑,就像给人注射强心剂一样,让人清醒过来,至少是短时间的清醒。“雨姐姐,你怎么了?付叔是在救婆婆啊。”小兰子奇怪地看着我。

                                                                                    一阵唏嗉作响,桌子也晃动了起来,那个人大叫一声,“哈哈,抓住你了。你也想玩秋千?” 

                                                                                    

                                                                                    “命运的齿轮已经启动。”神人一点也不动气,“原本我父亲是希望我能帮助这一世的流光改变命运,让悲剧不再重演。但是宿命已经在你结婚那一刻开启了。”他很是遗憾地继续说着,“你结婚太早、太快了。”

                                                                                  ------------

                                                                                    

                                                                                  【译文】

                                                                                    泪,顺着老太的脸流了下来,滴落在胸前。也许她一开始并不爱自己的丈夫,但是那么多年过去,尤其是在惊闻这样的真相后,任谁都会被那样的丈夫所感动吧。“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老太控制着自己。

                                                                                    “我们做菜少不了五香粉,几乎家家户户都这样呢。我们家算使用量较少的了。”兰叔好脾气的解释着。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家家户户都在用?而且食用量不少。怎么感觉像是服食毒品上瘾了一样?隐隐地,我感到不安,这个五香粉该不会是什么五毒粉吧。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