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手抓怪东西

                                                                                  2019年03月12日 17:39

                                                                                  编辑:

                                                                                    九五:萃有位(11),无咎。匪孚(12),元永贞,悔亡。

                                                                                    “雨丫头,侯光的头不见了。”老太着急的声音慢慢近了,打断了我的冥想。她等不及我们过去,赶了过来,“侯光的头没找到,知道在哪里吗?”

                                                                                  【读解】

                                                                                    

                                                                                    

                                                                                    

                                                                                    

                                                                                  ——鼎倾覆损坏的启示

                                                                                    中国古代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民主政治,民众从来就是被治 理和奴役的对象,而治理和奴役民众的人从来就不受约束,可以 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因而有“刑不上大夫”之说。

                                                                                    “说得那么夸张。”眼睛都看疼了,我终于放弃了,“我们现在去哪?”

                                                                                    “小兰子!”我在心里大喊,“为什么?”却只能发出难听的咕噜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如果眼睛可以说话,它已经帮我呐喊出了内心的不解。

                                                                                  【读解】

                                                                                    作者的良苦用心确实可以理解,说得深刻在理。然而,我们 经常见到的情况是:道理与事实的背离,人的意愿与历史发展的 趋势相左,以及统治者专断粗暴或刚愎自用或利令智昏奢靡淫 逸而断送家国。

                                                                                    我是被刺鼻的烟熏味呛醒的,对了,还有疼痛的头。睁开眼睛,黑暗模糊了所有肮脏的罪恶和丑陋,却带给人们无穷的想象与恐惧。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黑暗中,我却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自己曾经来过,只是那闪过的思绪还来不及分辨清楚就溜走了。

                                                                                    这样一想,我反而不怕了,只要是人就没什么可怕了。振作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了,刚才觉得有点不舒服。快到了,走吧。”

                                                                                    “雨姐姐,快出来啊。”小兰子没事!我精神一振,原来小兰子也来了,只是她的声音听上去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小兰子也来了?她怎么不……”在老太和我相互搀扶着绕过冯弈的遗体时,我不再问了。是的,如果小兰子看到这样的干尸,该怎么跟她解释呢?所以不让她看到,不让她知道,才是真正为她好。

                                                                                    我摇摇头,想甩开这个疯狂的想法,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脑子思索:不可能!冯老太说过,知道这个秘密还活着的人就她和神人,现在加上我才三个人。当时除了她和神人,应该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如果兰婶真的是被人陷害……那么凶手就应该是她和神人中的一个,或者他们都参与了?不!我不相信!

                                                                                    虽然好奇他为什么会作出这样怪异的举动,但我却暗喜着自己的话拖延了他灌我喝下符水的时间。“怎么会没关系。”我继续说着自己知道的故事,“你爷爷和冯老太的爷爷冯世尊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你爷爷是冯家人,你也是冯家人,你和冯老太自然有关系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