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家里被砸

                                                                                  2019年01月11日 21:30

                                                                                  编辑:

                                                                                    夏浔道:“喔,我看酒席已散,正要告辞离去。”

                                                                                   

                                                                                    明初这些位王爷,大多是在朱元璋还没登基称帝时就已长大成人的,他们老爹当时还在南征北战打天下,还没敢指望自己就是真命天子,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傅耳提面命,谆谆教诲他的儿子们君臣之礼、朝廷体制,顶多请个教书先生教他们读读书、写写字。所以这些皇子里面肯认真读书、循规蹈矩的老实孩子当然有,但是大部分都野惯了。

                                                                                    “大人,罗大人的后果,已经料理完了,还有……萧总旗的后事……”

                                                                                    杜千户道:“我省得,兄弟们,冲!”领着三十多个大汉,手执各种兵器,好像午夜街头混战的古惑仔一般,杀气腾腾冲向仇府,夏浔弯腰一抄彭梓祺的腿弯,便把她抱了起来。

                                                                                    西门庆还想再劝,可是这场合已经无法开口了,等他把夏浔送出门去,只能站在阶下望着远去的车马幽幽一叹,怅然回府。小丫头春香恰从前院儿走过,一眼看见自家老爷,生怕他又疯言疯语,连忙快步离开,赶出几步,却未见老爷腼着脸追上来,扭头一看,西门老爷一脸的郁郁寡欢,春香不禁纳罕不已。

                                                                                    夏浔追着那人跑进一条狭长的小巷,一见小巷幽仄,旁边又无岔路,不由心中大喜,立即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追赶上去。

                                                                                    皇帝亲政,短短数月,便把两个教书先生捧上了没有相印的宰相之位,那些十年寒窗、自小吏做起,克尽职守、兢兢业业,希图有朝一日成为当朝重臣的文官们都服气么?

                                                                                    哈尔巴拉的嘴唇嚅动了几下,轻轻地道:“要活下去,你带人……降了吧!”

                                                                                    “日本!”

                                                                                    打发了户部三位官员出去,朱允炆便安慰方孝孺道:“先生勿恼,朕觉得先生所言是甚有道理的,只是欲行井田,牵涉众多,还须从长计议,古人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急不来的。先生请坐,咱们再议议复周礼,恢复上古官制之说。”

                                                                                    陡然换了文官服,夏浔也挺不自在,他抻抻袍襟,一本正经地道:“嗯,我马上就要去都察院,随巡按御使黄大人往山东府采访察缉去了,令兄的屏风还没有画完,不必急着走,就当这儿是自己家好了,不用见外。你……也可以时常过来走动,我府上没有旁人,肖管事和小荻你都认识的。”

                                                                                  天很热,店里的气氛却冷的可怕,四个人都阴沉着脸色,一言不发,压抑的令人窒息。过了许久,安员外才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道:“杨旭死了,咱们的差事算是办砸了,现在该怎么办?大家都这么闷着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儿呀,冯总旗,咱们这里边您的官儿最大,您得给大家伙儿拿个主意才成啊!”

                                                                                    “唔,然后呢?”

                                                                                  第267章 真言难吐

                                                                                    呵呵,皇上答应在此设卫,这是其中一个理由;另一个原因是:双屿岛上人口全部算下来,我估计至少也有七八万之众吧,这多么多的人口,你让哪个府县来安置,也安置不起呀。北平倒是正缺人,可是要你们的家小或者把你们这些从小在海边长大根本不会侍弄庄稼的人全弄去北平,那也不现实,所以,把你们留在这儿,就是最好的选择。”

                                                                                    第二天一早,夏浔先去了五军都督府断事厅,见到了五军断事官铁铉,二人联袂赶往曹国公府,不想到了曹国公府,却被门子告知,国公爷已经去了五军都督府。李景隆袭的爵位是曹国公,现任的常职是太子太傅,因为前些天往陕西练兵,所以重又兼了五军都督府左军都督一职,不过这只是为了让他出师有名,这位国公爷平素并不去左军都督府点卯的。

                                                                                   

                                                                                    那个叫萍女的姑娘笑道:“那当然,不管什么海味儿,到了我手里,都能调制的香喷喷的,这鱼汤里还加了许多鱼脑,很补的。三姐的孩子还这么小,就又怀了孕,可得比一般人更加小心,虽然三姐是练武之人,身子强壮,多补补总不是坏事。”

                                                                                    “来人,把大名驸马扶下去,让军医好生照料!”

                                                                                   

                                                                                    这一碗药灌了一半,看看彭梓祺呼吸渐渐平稳,夏浔大喜,他放下药碗,抽出汗巾给彭梓祺擦拭了一下嘴角,搬过枕头让她躺得平稳一些,再看看桌上那半碗药,想起自己臂伤还未好利索,喝点金疮药没甚么坏处,便把剩下的半碗药灌进了自己嘴里……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