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昨晚梦见好多狼狗挡我的去路

                                                                                  2019年03月12日 16:47

                                                                                  编辑:

                                                                                    六五:贲于丘园(&),束帛戋戋(8)。吝,终吉。

                                                                                    (坤下乾上)[否]①:否之匪人(2),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

                                                                                    “就这个原因?”我心里摇头否定着,总觉着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我爸最拿手的是做兔子。可惜今天没有兔子,做不了。”小兰子信以为真,很遗憾没能做给我吃,“不过有鱼,他做的松鼠鱼也不错。”也许是想到了美味,她又手舞足蹈地高兴了起来,还一个劲地咽着口水。我被她故作夸张的神态逗乐了,真是个开心果。

                                                                                    我礼节地冲着她笑着点了点头,“兰婶好。奶奶现在好多了,刚才还自己一个人上了二楼呢。”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冯老太也走到了楼道上。

                                                                                  第二十四章 奇怪的规矩

                                                                                    “我只是很吃惊神人居然让我爸妈去放火。”小兰子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我并没有觉得他们不对啊。”转过头,她看着我,“雨姐姐,我去跟他们说清楚。你先洗漱吧。”

                                                                                    “他们是?”我心里已经有点底了,但我还是希望能得到证明。

                                                                                    “哈哈,玩秋千……哈哈”那个人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接着就听到什么东西在空中急速晃动的声音。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吐出来,紧紧握着小兰子的手,听到她也学我一样呼吸,因为我们都知道,他在推着冯伦老婆的头玩荡秋千的游戏!

                                                                                    

                                                                                    在那屋子的后院有一棵高大的槐树,茂盛的枝叶探出了墙头,也方便我们隐蔽,于是我们准备从那里翻进去。就在我们好不容易爬到墙头的时候,有人拉住了我们的脚。我惊得背上冒出了虚汗,一边低头看是谁,一边苦思着有什么理由能说服别人我们爬墙是正当的行为……

                                                                                  万物自天地始分

                                                                                    但是面对着咄咄逼人的神人和那张铁证般的相片,我真的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

                                                                                    

                                                                                    我扶着老太摇摇欲坠的身子,她颤抖着,“不……不可能,他已经去了好些年了……怎么可能……你不是……”老太用求救眼神看向了神人,“他不是他,对不对?对不对?”

                                                                                    

                                                                                    上六:震索索(10),视矍矍(11),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邻。无 咎。婚媾有言(12)。

                                                                                    

                                                                                    

                                                                                    “婆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小兰子也问到了我最好奇的地方。在他们两个不同角度讲述的故事中,神人的父亲和冯家的关系,一个还没讲到,一个却是隐讳的。于是我对老太说:“奶奶,你能把那个没讲完的故事讲完吗?”虽然我心里已经大概有个数了,但还是希望能听听老太的故事和看法。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