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挤死虱子

                                                                                  2019年01月11日 21:15

                                                                                  编辑:

                                                                                    “哦?这么说,她真的是陈郡谢氏后人?”

                                                                                   

                                                                                    孟侍郎拂袖大怒道:“这是山后国使节,来朝觐我国天子的,今日归国,本官奉天子旨意护送离去,你们应天府也敢来查,这怠慢外使之罪,你们承担得起吗?”

                                                                                    这就是政治,方黄之流不以奸佞的姿态死去,朱棣就要以篡逆的身份活着。

                                                                                   

                                                                                    夏浔在车中朝木恩点点头,木恩便放下帘子,转身走向自己的坐骑。

                                                                                    唐姚举抓起袍子,对夏浔道:“我送你,有点事儿要跟你说。”

                                                                                    一瞧如此丰盛的礼物,少御使、楚兵备等人眼晴都直了……夏浔目光一转,含笑问道:“这是甚么意思?”

                                                                                    “别人家都这样的。”

                                                                                    要找证据?他们有的是人证,而夏浔在本地找不到一个人肯仗义出头为他作证,府尹大人虽然做出一副公正严明,不偏不倚的模样,但那一脸森然如同阎王的表情,已经喻示着夏浔今日官司的结局了。

                                                                                    “唔,你拿的什么呀!”

                                                                                    锦衣卫们呼啦啦地围了过来……

                                                                                    “是,大当……,大人,这么打不成啊,咱们从来也没打过这种窝囊仗啊,倭寇说聚就聚,说散就散,这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海上,人家要是不想跟你对阵,你上哪儿逮他去。何况,为了找人,咱们的船都拆散了,找到了以寡敌众,那能打么?咱们虽然使惯了船,可也不曾这么没日没夜,跟只没头苍蝇似的在海上转悠啊,尤其是冬天,许多兄弟都生病了。”

                                                                                    那宦官神色又是一缓,急忙问道:“小郡主,你可安好?”

                                                                                    他这一笑,那炕上熟睡的小家伙被吵醒了,登时咧开小嘴,发出嘹亮的哭声表示抗议,唐家娘子忙把孩子抱起来哄劝一番,抱到外屋去喂奶。

                                                                                    

                                                                                    夏浔长长一揖,朗声道:“学生杨旭,青州生员,有功名在身,依我大明律例,见官免跪。”

                                                                                    徐皇后哄着妹妹道:“茗儿,你别哭了。是姐姐错了,姐姐……本想着让你嫁得风风光光,省得叫人闲磕牙,都是姐姐不好,一时昏了头……”

                                                                                   

                                                                                    夏浔摇头:“不是,直到现在,还不算是。等卑职把燕王世子安全送回北平,卑职才算是燕王的人!”

                                                                                   

                                                                                   

                                                                                    爷爷带了厚礼上她婆家陪罪,好话说尽都没有用,这样的媳妇人家说啥也不要了,我二姑羞愤难当,在家里上吊自尽,幸亏发现得早,把她救下来了,可是不管她如何悔过都没用了。后来,她出家做了姑子。今年春上,我去庵里看她,二姑只大我十四岁,以前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儿,可现在看起来就像快五十的人,一脸皱纹……”

                                                                                    任人唯才,绝不感情用事,这让夏浔对朱棣的为人又多了一层认识。眼下,夏浔在燕王军中暂时担任军纪官一职,相当于燕王朱棣的宪兵队长,巡弋军营,纠察不法,处治逃兵,这是非心腹之人不能担任的要职,但是又不直接带兵,眼下是最适合夏浔这个朱棣既想重用,不愿寒了恩人之心,一时又没有合适的位置给他的职位。以此身份而能参予军机,其实就已表明了他在燕王心中的特殊地位。

                                                                                    谢谢眼神动了动,便露出一副怯怯的模样,轻轻地飘到他身边,垂下头。

                                                                                    三个混混儿眉开眼笑,连忙换了衣服,又将包袱里叠放的宝钞掖在腰带里贴身藏好,点头哈腰地向花管家道谢一番,便戴上头笠鬼鬼祟祟地离开了蒲台县城。那被称做花管家的男人抬头看看四周,也飞快地走掉了。

                                                                                    夏浔道:“当然是真的,再说,我背后还有中山王府做靠山,不是随便他怎么摆布的。”

                                                                                    过了一会儿,那披甲的美妇也站起身,走到山边看了看,还对一旁的一个侍卫说了几句什么,那个叫茗儿的小姑娘又恢复了活跃,添两枝柴,拨一拨火,还站起来四下走动几下,不过似乎是听了那妇人的嘱咐,没敢再离开侍卫的警戒范围。

                                                                                    “第二!”

                                                                                    正按肩膀的那个小丫头赶紧扶着夏浔,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夏浔使劲咳嗽两声摆摆手,问道:“你姓井么呀?”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