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梦见死人入仗地方

                                                                                  2019年03月12日 17:31

                                                                                  编辑:

                                                                                    上九:观其生(8),君子无咎。

                                                                                    不过,这些都是我在那电光火石之间的思绪,我知道这个时候的他最虚弱,相对,也是我逃跑的好时机。于是我做出了决定——现在,走!

                                                                                    神人终于按耐不住了,“啪啪”两声,想必是给了冯伦两巴掌,嘴里训道:“懦弱的东西!大老爷们一个,哭什么哭!要我告诉你几次,你娘早就……”

                                                                                    丰卦:君王到宗庙祭祝。不必担心,时间最好在中午。

                                                                                  【读解】

                                                                                    “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份和家世,但我敢肯定你一定出生于豪门世家,从不用担心生计。”冯伦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现在,我只希望听到你亲口证实这个事实。我说的对吗?”

                                                                                    几个血气方刚的小子被他怂恿着,跑回家拿来了火把,立刻,四周亮堂了不少。光明给人们鼓足了胆,一群人涌动着,向通往老屋的小巷走去。胆子小的人,则原地站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后,一个接一个地回家了。

                                                                                    “怎么可能?他从没提起过。”老太不相信自己听到的答案,反驳着。我虽然好奇这个“他”是谁,但也小心地不作声,尽量不让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回我的身上。不可否认,我有点高兴这个神秘男子的到来,他算是间接拖延了我必须面对的麻烦到来的时间。

                                                                                    “冯……冯侯光……”我也结巴起来了,指着画隆起的地方说着。小兰子立刻明白了我说的是什么,她一把扔开了画。因为受力不均,画斜斜地滑到了一边,赫然露出了掩盖的人头。

                                                                                    九三:羁系住隐退者,他心里很痛苦,危险。豢养奴婢,吉 利。

                                                                                    “是的,这里就是我家的老屋。当年我爷爷从冯世尊那里要来这块地后,就修了老屋。在修这老屋的时候他花了很多心思。”冯伦把火烛放在屋子旁的桌子上,“你围着这屋子摸摸墙。”

                                                                                    这一卦多是梦占,即根据梦中所见情景,来占问事情的吉凶。 前此的“履卦”中已出现过。梦见安身之处的床支离破碎,无法 安身;身无居处,意味着生活的基本需要没有保障,自然是不好 的兆头。梦境表明,做梦者心有忧戚。孔子说过,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履卦”讲君子坦荡,现在“剥卦”又讲小人忧戚,一 正一反,正合先哲之意。   其实,只要是人,都有忧戚,只不过忧戚的具体内容不同罢 了。再进一步讲,只要是人,都要为衣食住行而忧戚。先圣孔夫 子,若不是有人供奉、送束脩,恐怕也没有那么多豪言壮语吧。没有衣食住行的后顾之忧,而后大谈君子、小人之别,放言君子如 何高贵,小人如何下贱,确实让人疑心之后感到荒谬虚伪。

                                                                                    

                                                                                  【译文】

                                                                                    

                                                                                    九五:嘉(8)遯,贞吉。

                                                                                    在所有的自然现象中,恐怕少有像电闪雷鸣那样令人触目惊 心的了:有声有色,撕天裂地,震撼人心。对古人而言,雷电也 是最不可思议的:究竟是谁有如此大的魔力在操纵着它?答案被 归结到在天上的神灵,被归结到“雷公”发怒,要惩罚人间的恶 人坏事。于是,有了“报应”说。据说,做了坏事要遭电打五雷 轰。据说,人受了不白之冤也要引起“雷公”震怒,可以发出晴 天霹雳。

                                                                                    九四:雷电从天上掉落到地面。 六五:雷电闪来闪去,十分危险,心里想着不要有损失和事 故。

                                                                                    这个时候,我虽然闭上了眼睛,但脑子却没有停止思考。如果我是中毒,那是什么时候中毒的呢?我一直都和老太吃的同样的食物,喝的同样的水,她不可能连自己也毒吧。更何况,她还要我帮他们答疑解惑呢。

                                                                                    冯叔顿了顿,脸色白了一下,就消失在墙头了。“咯哒”一声响,他站在门里面打开了大门。真是……为什么之前我们逃命的时候打不开?而现在冯叔那么轻易地就开了门?心情郁闷地跟着大家一起迈进大门,老太发话了,“把大门锁上。”冯叔又把门关上了。

                                                                                    “好了。可以开笼了。”老太经验老道地宣布美味的蒸糕已经准备好投入我们的胃。我一打开盖子,一股股蒸气就冒了出来,热气腾腾的雾气中夹带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我用筷子把模具里的蒸糕夹出来,小兰子把一边准备好的盛蒸糕的盘子递给了我,我接过盘子,放下一块块成型的蒸糕。

                                                                                    “带我到这里来就是要给我看这些?”又一次,我望着那张泛黄的照片,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模糊的照片中她似乎冲着我点头。幻觉?还是我真的是她?我从不信鬼神,也不迷信算命之说,真的很难全然接受这样的事,但对流光的感觉又是那样的特殊。

                                                                                    神人的话,让人们纷纷为他的大度不住地点头,根本没一个人想过要找警察调查清楚。我这才完全相信老太说的,这个镇的确没有警察存在的意识。

                                                                                    “住在冯婆婆家的雨姐姐。”小兰子拉着我,走进了屋子,“爸,这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雨姐姐。”她把我推到了自己的前面,“雨姐姐,这是我爸。叫我爸兰叔就行了,我朋友都这样叫他。”她没有忘记给我介绍她的爸爸,我点点头,“兰叔,打扰了。”

                                                                                    “是啊。走,碰个正巧。我一定要问清楚为什么不能去后山的那里。”小兰子拉着我就向神人走去,“冯爷爷,我们有事找你。”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