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昨晚梦见和丈夫婆婆在饭店吃饭

                                                                                  2019年03月12日 17:09

                                                                                  编辑:

                                                                                  【注释】

                                                                                  【读解】

                                                                                    

                                                                                    六三:观我生进退(6)。

                                                                                    九三:屋梁压弯了,凶险。

                                                                                    初六:鼎翻倒而足向上,有利于清除坏人。得到他人的妻子 和儿子作家奴,没有灾祸。

                                                                                    “这……这里不是你们的老屋吗?”我絮絮叨叨地宣泄着自己的紧张,谁会在自己家里挖一个地下室,把先人的遗体放置在下面,而且一放就是近百年!这里的人果然都脑子有问题,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的人就更难说神经是否正常了。

                                                                                    

                                                                                    

                                                                                    节卦:亨通。以节制守礼为苦事,吉凶不可占问。

                                                                                    “我只是很吃惊神人居然让我爸妈去放火。”小兰子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我并没有觉得他们不对啊。”转过头,她看着我,“雨姐姐,我去跟他们说清楚。你先洗漱吧。”

                                                                                    我们顾不上想太多立刻往里面冲,那味道也越来越浓烈。我捂着鼻子,留意着脚下的路,却发现地上淌着泛着血红的水迹!

                                                                                    “那一会儿就麻烦带我去买点,这样回去了也有美食可以享用了。”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五香粉”,为了证实我的怀疑,我说出了这样的要求。

                                                                                    

                                                                                    

                                                                                    初六:没有灾祸。

                                                                                    老太一手拿着火烛,一手搀扶着我,我要坚持着离开这里,又不愿意把太多的重量压在老太身上,她的身体也不好啊。在那长长的台阶前,我停了下来,“奶奶,我靠一靠就好了,你不用扶我。”

                                                                                    “大功告成!就等着吃了。”小兰子高兴地说,“婆婆的蒸糕堪称一绝,口感绵滑,最重要的是里面的馅料…”话还没说完,已经忍不住地一个劲咽口水了。

                                                                                    

                                                                                    老太伸出颤巍巍的手,任我搀扶着她,我俩的影子在月光下摇晃着,像极了醉酒的归人,一步步向房间走去。她的嘴里含糊不清地喃喃自语着,除了“对不住 ”,“离开”这两个不断重复的词以外,根本听不清楚她说什么,我只能一味地附和她说“好”,心里却犯疑了,究竟是什么事让老太那么耿耿于怀?在睡梦中也不能安宁,不停道歉!

                                                                                    这样的结果,他们觉得对于流光来说是一种好的帮助,以后说不定能完全医治好她。但是一日,冯少爷接到心腹的密报,得知流光试图自杀,他立刻来到小屋质问流光,没想到却听到流光说出“受不了这种加倍痛苦的生活”的话来。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一厢情愿地帮助着流光,现在他也不知道是为了真正地帮助她?还是为了弥补自己没有得到她的遗憾?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