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阿拉尔这边有没有算命的

                                                                                  2018年12月05日 21:14

                                                                                  编辑:

                                                                                    一路上问起,刘玉玦却也不知其中详情,只是觉得能到皇帝召见,那是一件极荣耀的事情,对夏浔既是羡慕,又为他欢喜。夏浔闷葫芦一般赶到金陵城里,刘玉玦还有旁的事做,夏浔便直趋锦衣卫都指挥使司衙门。

                                                                                    “是!”

                                                                                    到了李景隆的住处,里边已然得到消息,一进院子,几个女人便迎了出来,见到夏浔便跪例地上,哭泣着连连求他救命。如今夏浔可是皇上跟前的红人,若是他肯出头,自家老爷这条命自然就保住了。

                                                                                    杨充傲然摇头,指教似的道:“他的宅子还在我秣陵镇上,低头不见抬头见,以后还少得了打交道的机会?征粮派差、公益教化,不管什么事儿,少得了他杨旭?不把他打得一蹶不振,难保他以后不会搅风搅雨。羽哥,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呀……”

                                                                                    夏浔抚摸着她头顶滑顺的长发,柔声道:“最迟…开春的时候,带着咱们的宝贝女儿,再回来。”

                                                                                    那个男人张开了眼睛,问道:“怎么样,打听清楚了?”

                                                                                    “哦!”

                                                                                    李景隆好不丧气,带着大军出去逛了一圈,还没赶到地方,人家已经走了。燕王攻大同,一路去的都是骑兵,李景隆带领大军两条腿赶路,而且还要穿山越岭,这机动速度怎么赶得上人家?

                                                                                   

                                                                                    “长生天保佑,乌云福晋,您竟然逃出来了!”

                                                                                    “今天,路上偶遇,杨文轩竟然当着我的面,大剌剌地说要去我府上“拜访”,他要“拜访”谁?欺人之甚莫过于此!甚至,当我说出已离开青州十多天的时候,杨文轩居然故意点出九天前收到我娘子的请柬来羞辱我,我还得……我还得忍气吞声地为杨旭圆谎,做王八做到我这个份儿上的,也算古今天下第一人了吧?

                                                                                    肖家娘子泣不成声地迎上来,跪倒在夏浔脚下,哭道:“少爷,少爷,您千万想办法找到小荻呀,我那丫头要是落到歹人手里,这一辈子可就完了呀,我的女儿呀,我那可怜的女儿呀……”

                                                                                    文渊倒退两步,沉声道:“牵机!绝对是牵机之毒,快!马上给东家服药!”

                                                                                    夏浔对于彭万里的要求,当然会答应。只要贸易一开,他是一定会帮静家促成此事的。

                                                                                    夏浔有点哭笑不得:“什么什么地方的,这不是个地方,是个典故。唔”抢亲你听说过吧?”

                                                                                    “哈哈哈哈……”两个人同声大笑起来。

                                                                                   

                                                                                    夏浔扭头对一个侍卫道:”去,告诉何天阳,再发疯,就把他绑起来,嘴里塞上一团破布,不到日本,不放开他!”

                                                                                  苏颖从洞中爬出来,悄悄察看岛上情形,意外地发现官兵已仓惶撤走,现在双屿岛竟已被陈祖义占领了,苏颖暗暗吃惊,忙又悄然返回洞中。她知道陈祖义不可能在这里久留的,他的根基在南洋,此番北上他也只带了十艘船,他返回双屿十有八九是为了粮食和饮水,他应该很快就会离开。

                                                                                    江之卿手里托着两颗带血的大门牙,眼珠转一转,漏着风问道:“昨晚你家少爷被你匆匆唤回来,就为了这事儿?”

                                                                                    从海岛回来之后,二人又回了杭州泥孩儿巷的住处,夏浔先去曹国公行辕探了探情况,李景隆和铁铉炮制出来的靖海八略已经轰轰烈烈地推行开了,具体的事还须具体的人去做,当地的官绅百姓对这些方略是有抵触的,因此推行不畅,李景隆和铁铉都是一肚子火气。

                                                                                   

                                                                                    “哈哈,丘公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啦!”

                                                                                    天气进入十月,已经非常冷了,晚上的时候风尤其大,刮得灰土迷人双眼,院子里空空荡荡的也没甚么好欣赏的,所以不多的客人早早就都回房睡了。

                                                                                    ※※※※※※※※※

                                                                                    夏浔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涩然道:“三姐,你……抱着我……跳海?”

                                                                                   

                                                                                    她谢家的笔,是不是真就强过自己彭家的刀!

                                                                                    夏浔吁了口气,正想举步回到自己的卧室,身后“吱呀”一声,新房的门开了,何天阳探出头来,鬼头鬼脑地一看,便钻出来,小声叫道:“大人留步,我……,有话对你说。”

                                                                                    “殿下!殿下既死,妾何忍独生?这天下既不容得我们,我们一家人便去泉下相会吧!”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